始建於上世紀50年代的廣州無線電集團,是一家以電子通信信息產業為主的綜合性大型高科技企業集團。這家企業,歷經風雨,幾度沉浮,但本著腳踏實地、自主研發的創新精神,以及趙友永對集團“高端高科技製造業、高端現代服務業”的戰略定位,集團的利潤率多年位居全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首位,去年的經濟數據躍上歷史新高度,營業收入首次突破百億元,利潤超過20億元。
  談高端定位
  “沒有核心技術,就只能成為別人的代工廠”
  作為一家曾經的部屬軍工企業,廣州無線電集團有著輝煌的軍工研製歷史。經歷過改革開放時期的解困轉制之後,1995年,廣州無線電集團成立。2002年,趙友永正式接任無線電集團董事長一職。
  工作30多年的趙友永發現,周邊很多企業退出了歷史舞臺。有形的產業越來越少,無形的產業越來越多。“生存壓力越來越大,單純的製造業企業如何謀求長遠發展?”
  “胸中有丘壑”的趙友永,逐漸堅定了發展“兩個高端”的戰略思想,即全力發展高端高科技製造業和高端現代服務業。
  對於“高端”二字,趙友永有著獨到的見解:“高端不是做別人做不了的事,而是把握業務的核心,掌握核心控制力,做別人不容易做的事”。
  在趙友永的領導下,無線通信與導航通過一系列的戰略佈局,基本完成了“通信電臺—衛星通信—導航—雷達—電子對抗—數字集群—模擬飛行器—頻譜監測”的國防信息化全面佈局,在短波、超短波領域市場占有率連續多年第一,成為我軍通信信息化建設最大的整機設備供應商。貨幣自助終端設備板塊連續5年穩居中國ATM市場占有率第一,全球排名前六,產品進入70多個國家和地區。就這樣,集團立足核心技術,把握服務鏈的關鍵環節,闖出了一條由製造業向服務業成功邁進的轉型升級之路。
  “金融外包業務管理研發的金融自助渠道運營管理系統平臺,能夠監控到每一臺設備的運維情況,將視頻監控、鈔票清分、保安押運、配鈔、安保、技保等整合起來,應用全程智能化手段,把安全性能控制到每個節點,並通過集中管理使成本大大降低。”
  目前,集團已經成功打造了無線通信導航、貨幣自助終端設備、房地產開發與經營三大優勢產業,並正在全力打造“金融外包業務管理、計量檢測服務、大物業服務”三大服務產業平臺集團優勢產業。“天河區政府去年在高塘智慧園給了我們一塊地,用來打造集團服務產業基地”,趙友永興奮地說。
  “在我們瀕臨倒閉謀求生存的時期,天河區政府支持我們完成了子弟學校、廠辦醫院等移交,幫我們卸下了包袱;現在我們謀求更好發展,天河區政府幫我們在寸土寸金的珠江新城站穩腳跟,在科技人才獎勵、高端人才引進方面給了我們極大的支持,給我們註入新的動力。”趙友永深情地說。
  漫步廣電平雲廣場,通迅大樓、軍工大樓、科技大廈、廣電中心……這個陽光舒適的園區每天在高端的科技領域上演繹著科研與時間的競賽。
  談研發投入
  “省了今天的錢,就是斷了明天的路”
  2010年,集團旗下的廣電運通所研發的中國首批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存取款一體式ATM,贏得了歐美地區最大的循環機採購訂單。要知道,歐洲市場,一直堪稱是中國高科技產品最難攻剋的市場。
  “創新需要耐心。”趙友永強調,“事實上,這一技術,我們在2002年就開始了研發,前後長達8年的時間,當年剛畢業進入課題的大學生,現在小孩都會打醬油了。”
  “數年前,我國的ATM市場還被國外行業巨頭所壟斷,因為ATM製造是一個技術門檻極高的行業,沒有核心技術,就只能成為別人的代工廠。”
  不甘心當組裝廠的趙友永,下定決心自己研發。經過七八年,集團終於掌握了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系列核心技術。
  2011年,廣電運通的ATM產品通過德國銀行業委員會2200多項測試,獲得了德國市場的準入資格。“多年前,我到日本考察ATM產業的發展時,他們先進的技術令我羡慕不已,當時我就想,要是有一天我們也能讓外國人來買我們的產品就好了。現在我們終於做到了。”2013年,公司新研發的VTM(遠程視頻櫃員機)產品閃亮登陸德國第二大銀行。企業自主研發的核心技術模塊已實現產業化應用,為國內唯一、全球僅幾家擁有全套現金處理技術自主知識產權的企業之一。
  無線通信與導航作為集團傳統業務之一,以核心技術為依托,通過持續創新,實現了全產業鏈的覆蓋。在無線通信領域,產品涵蓋全軍無線通信全頻段、全使用方式及全功率等級,行業用戶覆蓋最廣、頻段覆蓋最寬、產品系列最全。在衛星導航領域,自主研製的北斗二代芯片是目前國內功耗最低、體積最小的芯片之一。
  在財務上一向節儉的趙友永,對研發投入卻毫不吝惜:“省了今天的錢,就是斷了明天的路。”2013年,集團的技術開發投入高達4.8億元,占同口徑收入10.8%;全年共申報知識產權425項,獲得授權171項,其中專利授權130項(發明專利46項),“某型號對潛深水通信系統”獲得國防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
  2013年,集團旗下兩家上市公司海格通信、廣電運通市值加起來超過300億元,“這是社會對我們高質量運營的肯定”。
  “持續的創新是老調,但這個老調在無線電集團怎麼炒都不過分。”在自主創新之路上,趙友永十年如一日,從未止步。
  談互聯網應用
  “在線上能解決的事情,決不通過線下”
  “互聯網應用,是我們亟需加強的工作。未來我們要面對的人,是一天也離不開網絡的年輕一代,如果不關註互聯網,我們的服務業未來肯定是落後的。”與時俱進的趙友永,已將互聯網應用,與持續創新、資本擴張一起,列為集團未來發展的“三大抓手”。
  2010年,廣電運通開始進行移動互聯網金融業務的佈局,公司已經發佈一系列的基於移動的金融產品,包括微信銀行、ATM Finder、我愛信用卡等,為多家銀行提供了移動互聯網的技術服務,並展開移動金融業務的深入合作。
  無線電集團旗下的廣電物業梅溪湖項目,已經開始應用微信公共服務系統。“每個當班人員拿著手持機,利用微信平臺就可以將現場情況通過語音、圖像發到服務中心,就能把整個梅溪湖的管理調度起來。”
  趙友永介紹說,這隻是智能化服務的最簡單的第一步。“未來通過應用技術,還可以監控到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物件。這就是互聯網進步的影響,只要網絡通了,剩下的只是終端應用與否的問題。”
  在及時跟進互聯網發展趨勢之餘,趙友永已開始著手延伸網上平臺:“廣電計量要‘兩條腿走路’,在線上能解決的事情,決不通過線下。”廣電穗通的配鈔押運業務要進一步做到智能化。在他看來,智能化管理最低的成本,就是利用公共平臺,“服務業如果不涉網,不利用互聯網技術與業務鏈接起來,最後肯定會被市場淘汰。”
  趙友永這種與時俱進、終身學習的態度,在公司上下都樹立了良好的楷模。有員工透露:“他時刻專註學習,幾十年如一日記錄工作筆記,即使生病住院,他的床頭也擺滿了書籍。”
  ?對話?
  “業務結構要依據市場作出調整”
  南方日報: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您對集團提出了怎樣的新戰略目標?
  趙友永:我稱之為“兩個三大”。一方面,做強做大“無線通信與導航、貨幣自助終端設備、房地產開發與經營”三大優勢產業;另一方面,全力打造“金融外包業務管理、計量檢測、大物業服務”三大服務平臺。
  南方日報:互聯網經濟興起後,大量的支付不需要通過現金。作為中國最大的ATM製造商,廣電運通未來將如何發展?
  趙友永:隨著利率的市場化,銀行的競爭加劇,金融機構趨向於壓縮成本,廣電運通依托技術實力的積累,快速反應客戶、市場需求,推出更適應市場的新產品,如遠程視頻銀行(VTM),清分機等系列產品已經成為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
  互聯網經濟興起,銀行的業務結構必定作出調整:一些現金服務交給廣電運通這樣的公司生產的設備來做,一部分低端的業務交給廣電穗通這些外包公司。所以我對廣電運通的發展前景是樂觀的。現在銀行已經進入混業經營狀況,並且銀行的服務重點也可能轉入社區,直接對某一類人群的理財。
  南方日報:您是做財務出身的,在公司的財務制度上,您做了哪些革新?
  趙友永:財務最註重投入成本,所以真正實施戰略,就必須打破財務思維的禁錮,關註短期,更要考慮長期。當年廣電運通ATM機要開拓海外市場,根據集團財務要求,海外人員的激勵要根據職位、業績來核算,可是誰都沒開拓過海外市場,哪來的業績?因此,當時我們就打破通常的做法,按最高標準給業務員發放海外差旅補助。有人說,有的業務員就是為了掙補助,有意在外面多待;而我說,這就是目的—拿了補助,你總得跑業務吧。
  南方日報記者 成希 實習生 陳喆  (原標題:趙友永:立足核心技術 掌控關鍵環節)
創作者介紹

條件式入學

ra60raoq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